较好两会揭幕改革元年

作者: 时间:2020年09月21日 0条点评

“两会”揭幕改革元年

“改革会触动利益、会动‘奶酪’,但是为了释放改革红利,尤其是让广大人民受惠,我们义无反顾。”3月13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后举行的总理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谈到全面深化改革时如是信誓旦旦。

改革也成了这场会的“关键词”,在答问环节,李克强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13次提及“改革”。而数天前的3月5日,他在作本届政府的首份工作报告时,“改革”一词出现的频率高达77次。

相关表态给外界留下的突出印象是诚恳和务实,更传递出改革的决心和定力。

随着习李执政一年多来持续大动作的反腐整风、简政放权,特别是在去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60项任务后,2014年被称为“全面深化改革元年”,而以此次两会为起点,在李克强政府发出全面深化改革动员令后,中国改革3.0已经拉开大幕。

“事实上,落实改革任务不仅仅是在两会,还更主要将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推动之下开展。”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告诉《中国经贸聚焦》,目前深改组已经开过两次会议,但主要着眼机构人事设置,深改组的运作机制还未完全明晰,部署落实改革及其具体时间值得关注。

习李这一年

回顾习李上任一年多来,新领导层在破解执政难题、重塑执政权威方面,已为此后全面深化改革的提出和落实打下了扎实基础。

在反腐整风上,习近平多次强调要“老虎”、“苍蝇”一起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牢笼”,并持续重拳出击;同时,从八项规定到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新“整风”横扫官场。

中央纪委公布的2013年反腐“成绩单”显示,31名涉嫌违纪违法的中管干部已结案处理或正在立案调查。其中,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有18人。反腐风暴仍在持续,今年春节后至今又有5名省部级官员接连落马。而在整风等影响下,2013年中央国家机关“三公”经费减少了35%,31个省级本级公务接待费减少了26%。

反腐的治本之策亦在推进,包括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领导、巡视制度改革等。由习近平挂帅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小组也是6个专项小组之一。

简政放权同反腐整风一起被视为中央打出的“组合拳”。去年两会闭幕时,李克强在总理会上表示,“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这意味着本届政府将至少削减566项行政审批事项。在此次首份施政报告中,李克强称,国务院机构改革有序实施,已分批取消和下放了416项行政审批等事项。

刘胜军对《中国经贸聚焦》表示,李克强政府在过去一年里做的最重要的两项工作其实就是:一是审批权下放,包括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等,还权于市场,让市场更具活力;另一个是在钱荒时保持定力,不“放水”,避免加剧已经很严重的货币超发问题。

有外媒分析称,总体来看,习李执政以来,中共推行的是一条政治上向上集权,经济上向市场放权的执政路线。

政治上,一年多来,权力运转机制持续调整,政治局常委从九人变成七人、中纪委和司法系统工作机制进行调整,由习近平直接领导深改组、国安委等,这些措施既实现了地方权力向中央集中,同时也实现了最高层权力向习近平个人的集中。习的政治权力和党内地位已大大提升。这也为接下来的改革部署落实提供了一定的组织保障,透过其分管的机构,习近平可以直接向执行层发出操作指令。而反腐整风亦是为了破除官僚阶层和既得利益集团的改革阻力。经济上,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的改革目标。站在市场角度,推动这一改革过程,实际上就是“简政放权”的过程。

两会改革亮点

经历上述一系列布局铺垫,在去年11月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之后,方向既明,接下来落实已成关键。

落实改革也是此次两会的首要关键词。尽管有外媒认为,整体看来,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比照三中全会《决定》事无巨细的60项改革举措,基本还是在其周边“打转”,并未在此基础上提出太多有建设性的意见或建议,但这亦在情理之中,正如李克强在会上所说“干一寸胜过说一尺”,落实才是关键。

相比去年,今年李克强政府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一点都不少,包括经济增长压力、就业压力、部分行业严重产能过剩、财政金融风险以及日益严峻的环境污染问题等。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为今年经济社会发展设定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3.5%左右,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6%以内;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和经济发展同步,加强对增长、就业、物价、国际收支等主要目标的统筹平衡。

“7.5%左右的经济增速目标稍也必然会争夺的异常激烈。斯蒂芬-李则要面对甘诺和布伦的胜者。微令外界有些意外,但也可以理解,可能更多是希望保持市场预期的稳定。因为目前中国经济困境并没有结束,近期还出现了房地产问题等状况,如果下调,可能市场会更加悲观。”刘胜军对《中国经贸聚焦》分析称。

纵观政府工作报告全文,外界基本将其中的改革热点归纳为行政体制改革、财税改革、金融改革、国企改革、城镇化、环保等方面。

李克强表示,进一步简政放权,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同时,深化投资审批制度,取消或简化前置性审批,基本完成省市县政府机构改革。这意味着加上之前已经取消和下放的416项,原定本届政府任内削减1/3行政审批事项的目标有望在今年提前完成。

财税改革方面,报告提出着力把所有政府性收入纳入预算,实行全口径预算管理等。在刘胜军看来,财税改革目前基本还是按照财政部长楼继伟之前的思路,先“打扫房间”,也就是先把财政厘清,包括很多原先没有被纳入预算的收入比如土地出让金等,然后就是编制地方政府财政报告,再是提高透明度。至于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划分将是更为复杂的一个问题。

刘胜军告诉本刊,在金融改革领域,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提出了促进互联金融健康发展,这点颇有新意。尽管近期央行叫停虚拟信用卡、暂停线上二维码支付以及酝酿对第三方支付新规等,导致舆论哗然,但3月18日以来,央行已连续召集紧急座谈,反复表示鼓励发展互联金融。刘胜军认为,央行的这种态度“摇摆”可以理解,因为“监管者俘获”在金融行业表现非常明显,金融机构的游说能力特别强大,改革会是一个博弈的过程。此外,央行行长周小川已明确表示,存款利率放开很可能在最近一两年就能够实现,这也是利率市场化中最后一步。“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还是超出市场预期的,表明中央决心很大。”刘胜军表示。

在国企改革领域,报告提出“优化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等。

城镇化方面,则是着重解决好现有“三个1亿人”问题: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在两会闭幕后仅数天,3月17日,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发布。不过,刘胜军也称,制定数量指标的做法或值得商榷,因为从历史实践看,这往往容易导致扭曲和出现造假,城镇化潜力很大,但比率能够提高多少、能够转移多少人,还应由市场来决定,政府需要做的是减少城镇化的障碍,比如放松户籍政策、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允许农民土地房产能够变现等。

环保亦是此次报告备受关注的热点。在谈到雾霾问题时,李克强表示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以雾霾频发的特大城市和区域为重点,以PM2.5和PM10治理为突破口。报告提出了节能减排的明确目标:今年能源消耗强度要降低3.9%以上,二氧化硫、化学需氧量排放量都要减少2%;提前1年完成淘汰落后钢铁、水泥产能等任务。“雾霾问题对中国改革而言将是一个很好的推动力,之前外界还多有鼓吹中国模式,雾霾则将这一模式的缺陷显性化了,它让各级官员已经找不到任何借口再对环境问题进行推诿。”刘胜军称。

落实改革的前景

随着两会揭开今年改革元年的序幕,外界对落实改革的前景也充满期待。

然而,这一路径显然不会是一帆风顺。刘胜军对《中国经贸聚焦》说,目前不少信号已经表明改革阻力很大,“比如IPO注册制的推出,开始时证监会决心似乎很大,但现在又有所退缩了,没有时间表,可能还需要慢慢试验。再有民营银行试点,目前消息称第一批将有5家,但改革的力度到底有多大?如果施加诸多限制的话,这些试点银行不可能形成很大竞争力,对整个金融体系也无法带来多大的改变。还有审批制改革,外界印象深刻的似乎仅有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这表明那些取消和下放的审批权很可能都是并不重要的或者是过期的。”他表示,对于改革落实的前景比较谨慎,还需要观察。

外媒亦指,中共体制具有极大运行惯性和政策消化能力,地方诸侯和部委官僚们对于权力被收,从心理上非常抗拒。习近平上任后尽管通过反腐整风和权力重组等铁腕手段,强化了中央政府和个人权力,同时,通过简政放权,从手握审批大权的官僚手中硬生生把权力夺走交还市场主体,并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霹雳手段后,能否建立长效机制,部分人仍然信心不足,诸侯官僚们接下来也可能出现反弹。李克强在去年两会上提出“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也说明本届政府高层对改革困难有着相当充足的认识。

上述外媒称,事实上,在此次两会召开之前,就有政策研究机构和国内媒体对外放风,全面深化改革的60项任务通过近三个多月来,有近半任务进展缓慢或毫无进展,三中全会上通过的改革决议实施遇到很大阻力。《解放军报》也在不久前刊文,提出军内新一轮改革面临部门利益束缚。一些地方机构和中央部委,更是坐等中央成立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来推动。也就是说,在改革过程中,虽然高层积极推动,但处于中间环节的部门,在将改革条文转化为执行方案过程中,因为部门利益和行业利益无法破除,已经形成了梗阻。

“由此,深改组对改革落实的推动就至关重要。”刘胜军告诉,“包括它用什么样的人,以什么样的工作机制,有什么样的权力?能否督促相关部委拿出具体改革方案,并对方案是否真改革、改革力度是否到位、有无时间表等进行把关,乃至最后督促落实?”在他看来,改革光靠政府自我革命还不够,一方面决策层要有魄力主动革掉一些人的命,将那些阻挠改革的人拿下,另一方面或还应采取自下而上的方式给官僚机构施加压力。


黄冈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安庆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霉菌性阴道炎会自己好吗